分类
2022年最佳外匯經紀商

怎样开启音乐NFT项目

BendDAO的关键时刻:是死里逃生?还是下一个流动性危机牺牲品?

BendDAO 是一个基于去中心化点对池的 NFT 流动性协议,也是一种将 DeFi 和 NFT 结合在一起的全新 NFT 借贷经济模式。通过 BendDAO,贷款人可以向借贷池提供 ETH 流动性以赚取利息,借款人可以将 NFT 作为抵押品即时在借贷池借入 ETH,用户在 BendDAO 上抵押自己的 NFT 进行借贷时,BendDAO 将来自 OpenSea 的 NFT 地板价作为 NFT 抵押品价格的喂价数据,借款人则可以 ETH 形式获得最高 40% 的NFT “地板价” 贷款。

然而由于加密市场萎靡不振,大量 NFT 项目的地板价持续走低,问题开始浮现。

根据 BendDAO 的设计机制,如果相关数字收藏品的地板价下降到一定水平,平台将强制将其进行拍卖,该清算水平由平台支持的借贷“健康因子”决定,当该指标的值低于 1 时,代币自动进入 48 小时清算保护状态,所有者可以选择还清债务并收回 NFT;如果用户未能清除贷款,则 NFT 将被拍卖,出价最高的人将获得它。如果没有人参与拍卖,BendDAO 就要等借款人在未来某个时候偿还债务,或者在市场价格回升后,一些清算人出现参与拍卖债务,而在这段期间内 NFT 只能放在平台上,按BendDAO 的说法他们只是出现暂时性的浮亏,但问题显然不限于此——

BendDAO 怎样开启音乐NFT项目 会引发一场 NFT 流动性危机吗?

BendDAO 规定清算拍卖中的出价必须至少为底价的 95%,虽然这有助于遏制死亡螺旋风险,但会导致储户可能陷入价值下跌的 NFT(坏账),这意味着作为 NFT 持有者没有 ETH 可以借入,所以就会出现“挤兑”,因为没有人愿意陷入没有完全支持的债务中。如果我们查看 BendDAO 的健康因子警报列表,会发现大量 BAYC 支持的债务健康因子指标已经逼近阙值 1,如下图所示:

BendDAO

那么,当 BendDAO 平台上这些 NFT 被清算,会产生哪些结果呢?主要有以下几个:

1、48 小时内无人出价,借款人付款赎回 NFT;

3、48 小时内有人出价,借款人赎回 NFT,并向第一位出价者支付罚款金额;

4、48 小时内有人出价,借款人未偿还债务,拍卖参与者价高者得到 NFT;

当然,倘若 NFT 地板价上涨,那么 BendDAO 平台上的健康因子就会自动回到清算门槛上方,此时虽然 NFT 不会被清算但借款人仍然需要支付罚款。

现在的问题是,NFT 市场流动性非常差,比如 NFT 市场 OpenSea 的月交易量已经创下最近 12 个月以来的最低点(如下图所示),整个市场根本无法支持 BendDAO 短时内涌入的大量清算交易,以至于整个 NFT 市场都可以感受到 BenderDAO 上 Bored Apes 大量贷款清算所产生的连锁效应。不仅如此,NFT 的清算比 ETH 等可替代资产更复杂,当使用 ETH 作为抵押品时,当用户的债务达到清算阈值时,资产有足够的流动性在市场上简单地出售,但 NFT 还需要投标人竞标购买。

BendDAO

当这些健康因子值接近 1 的 Bored Apes 贷款开始出现问题时,由此产生的清算将会推动 BAYC 地板价进一步下跌,也意味着 BendDAO 平台上会有更多 BAYC 支持的债务将被清盘,这其实就是一种“联级清算”(cascading liquidation)风险,即当贷款抵押品价值下降并接近借入价值时,如通过清算门槛就会拍卖抵押品,当某个抵押品被清算之后又会引发另一笔贷款达到清算门槛,继而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引发抵押标的物价格大幅下跌,如果联级清算推动地板价再下跌 20%,那么其抵押的 NFT 都将被清算,继而破坏整个 BAYC 生态系统。

由于 BAYC 是整个 NFT 市场中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因此当联级清算发生在 BAYC 身上后势必会带来更广泛的影响,后果可能是整个 NFT 市场的崩溃。

BendDAO 能死里逃生吗?

8 月 22 日,BendDAO 联合创始人 @CodeInCoffee 在社交媒体透露社区已经发布新提案 BIP#9,旨在通过修改部分参数解决流动性危机,具体包括:

  • UTC 时间 8 月 30 日中午 12 点更新至 85%
  • UTC 时间 9 月 6 日中午 12 点更新至 80%
  • UTC 时间 9 月 13 日中午 12 点更新至 75%
  • UTC 时间 9 月 20 日中午 12 点更新至 70%

3、将 48 小时的保护窗口缩短到 4 小时,以提高拍卖的流动性;

4、取消竞拍者首次投标 95% 地板价的限制;

5、将利息基础利率调整为 20%,旨在让更多 ETH 存款人赚取更多的利息并促使更多的 NFT 持有者偿还 ETH。

本次投票将在 8 月 23 日晚 8 点结束,目前赞成率达到 97.09%,反对率为 2.91%。

BendDAO

BendDAO 在一份声明中特别强调,NFT 地板价短期波动是正常的,蓝筹NFT共识不是一天建成的,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大面积崩盘的危机。但问题是,事情真的会如 BendDAO 所期望的那样发展吗?当没有人愿意以 BendDAO 拍卖的 NFT 价格出价时,麻烦就会增加。毫无疑问,BendDAO 严重低估了 NFT 在熊市中的流动性问题,从发布的新提案中可以看出,他们显然不希望持有流动性更差的“无聊猿 JPEG”,而是渴望拥有更具流动性的 ETH。

事实上,BendDAO 在设计之初的确也考虑到 NFT 价格短期内剧烈波动带来的影响,这也是他们引入“健康因子”的原因,但他们似乎并没有想到熊市时间持续如此之长,更没想到 NFT 地板价波动幅度如此之大(BAYC 地板价已经从 154 ETH 峰值跌至 70 ETH 下方)。

BendDAO 试图通过一套机制尽可能地释放 NFT 市场的流动性,但最终却被“流动性”所困,现在这个 NFT 借贷平台正陷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市场回暖,蓝筹 NFT 地板价反弹,BendDAO 或许能够死里逃生;但如果 BendDAO 清算浪潮开启且无人接盘,那么死亡螺旋就会来临,引发 NFT 市场更大的流动性危机。

NFT深熊之时 “胖企鹅”起死回生

NFT深熊之时,“胖企鹅”起死回生

Pudgy Penguins 诞生于 2021 年 7 月,初始发售价格为 0.03 ETH。在经历了一段并不是太久的冷启动期后,Pudgy Penguins 很快迎来了其前半生的首个高光时刻。同年 8 月,《纽约时报》记者 Kevin Roose(注:不是 Moonbirds 创始人 Kevin Rose)的一篇出圈爆文为 Pudgy Penguins 带来了巨大流量,助推该项目的地板价快速突破 3 ETH。

在那段“黄金时期”,Pudgy Penguins 几乎是整个 NFT 市场上最受关注的新生 IP,项目仅用了月余时间就累积了上亿美元的总交易量,唯一一只面朝左侧的稀有企鹅(#6873)卖出了 225 ETH 的天价,NBA 巨星斯蒂芬·库里也花 3.5 ETH 入手了一只企鹅……

NFT深熊之时,“胖企鹅”起死回生

然而,属于 Pudgy Penguins 前半生的高光时刻似乎就此戛然而止了,在随之往后的半年左右时间内,围绕着 Pudgy Penguins 的是一件接一件的闹剧。

2021 年 12 月,酝酿了数月之久的“企鹅蛋”开盒,结果从蛋里开出的是一堆几乎毫无辨识度的鱼竿,让社区大失所望。

2022 年 1 月,社区成员 9x9x9 爆料 Pudgy Penguins 团队已经卷走了所募集的所有 ETH,且正希望抛售掉该项目,该事件直接动摇了整个社区的共识基础。

2022 年 3 月,OpenSea 短时下架 Pudgy Penguins,虽然事后证明该事件只是技术故障使然,但还是进一步加剧了社区的恐慌情绪。

随着各种 FUD 消息的层出不穷,Pudgy Penguins 社区的共识也随之逐渐被消磨,最终导致该项目逐渐走向沉沦。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 4 怎样开启音乐NFT项目 月。当月,洛杉矶企业家 Luca Netz 以 750 ETH 的价格正式接手了 Pudgy Penguins,并宣布将为该项目构建新的团队和新的路线图。同月,以 Luca Netz 为代表的新团队围绕着 Pudgy Penguins 接连公布了多个新的动作,包括给项目设计新的 logo,构建新的元宇宙项目等等……

Luca Netz 何许人也?虽然在 NFT 领域并没有太大的名气,但他却是一位在电商领域有着相当成功履历的企业家,其创办的风投机构 Netz Capital 曾在 DTC 品牌、SaaS 等领域有着多起成功的投资案例。换句话说,Luca Netz 对于如何做好一个品牌很有经验。

在接下来了几个月时间内,在市场并未关注到的角落里,Luca Netz 带领着 Pudgy Penguins 以惊人的速度交付了多个成果。根据 Double 怎样开启音乐NFT项目 怎样开启音乐NFT项目 Studio 创始人 DoubleQ 的梳理,具体包括:

1. Pudgy Media,一个聚合了关于 Pudgy Penguins 生态所有动态的信息中心。

2. 新的社交媒体增长计划,借助内容游戏形式,Pudgy Penguins 在 Instagram 已积累了逾 11.2 万粉丝。

3. 与知名说唱歌手 Tory Lanez 在迈阿密开了一场主题 party。

4. 听取社区意见,设计实体玩具 Pudgy Toys。

NFT深熊之时,“胖企鹅”起死回生

5. 为忠实持有者空投灵魂绑定代币 truePengu & penguPins,赋予这些持有者更独特的身份认证。

6. 推出一个仅服务于 Pudgy Penguins 生态项目的聚合交易市场。

7. 推出了一个以 Pudgy Penguins 为主题的周边实体商场。

8. 做了许多关于 Pudgy Penguins 的动态 meme 图片。

虽然从具体事件上来看,Luca Netz 带领的新团队所做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太难,也并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开创性,但不得不承认其执行效率相当高。这些持续不断的动作被关注着 Pudgy Penguins 的人们看在眼里,一次两次或许并不会留下什么,但随着各种动态的不断刷屏,印象上的转变就会逐渐发生——“新团队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而这恰好就是共识再次凝聚的基础。

当然,仅凭这些似乎也很难去充分解释 Pudgy Penguins 的起死回生。

关于这场逆袭的故事,我内心其实更倾向于这只是一场个例,因为 Pudgy Penguins 确实有着与普通项目不太一样的基础。它曾经是聚光灯下“最靓的崽”,即便是在最黑暗的那段岁月里,Pudgy Penguins 的地板价也一直徘徊在 1 ETH 附近,这意味着有一种最忠实的钻石手仍然相信该项目的未来,正是他们在给这个一度濒死的项目“续着命”,让项目有了再次焕发新生的机会。这或许也是 Luca Netz 当初看上 Pudgy Penguins 的逻辑之一吧。

不过退一步说,即便 Pudgy Penguins 的故事并不具备太大的可复制性,它的成功对于处在深熊之中的 NFT 市场来说仍是喜闻乐见(没有任何贬义)的,至少这个故事让我们见证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项目方在做事”。